涟潼x咩要 EX

版权声明: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| CC BY-NC-SA 2.5 CN

涟潼x咩要的补充内容,是告白场景。

「距离上次来这里,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呢?」算算日子…应该有三个月了吧。他现在在干嘛呢?

嘀嘀咕咕地在公园里散步的是一位少女。她有着银白色的头发和蓝宝石一般剔透的眼睛,穿着水蓝色的连衣裙。她如果一言不发地散步就像偶然来到人间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如果大眼睛眨一眨又像隐居在森林里活泼爱玩的精灵。

她慢悠悠地走在森林的小径上,有些调皮地踩在碎石路上同一颜色的鹅卵石上,一跳,又一跳。玩了一会之后她坐在路边长椅上歇息,又呆呆地想起他的事情。

记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她很快就走不动了。

「你等等我。」

「你走不动了?」

「嗯。」

「反正我不累。」他满脸都是偷税的表情,叫人忍不住想冲上去揍一顿。

「你等等我嘛…」迫不得已地撒娇,少女觉得非常可耻和不甘心。

「你求我呀。」说罢,他还走得更快一些。气得少女直跺脚。

直到他回过头来,少女收敛了咬牙切齿的模样,只是一脸不满地看着他。

「你是不是很想打我?」他又凑到少女跟前。

少女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要是打得过她一定扑上去和他干一架。

「但是你打不过我哈哈哈哈…」

「打不过我可以叫人!」少女不服气地说道。

「那我也叫人。」他的笑容让她一阵厌恶。

「哼。」少女别过头去,不再看他了。

他在她面前蹲下,「上来吧,我背你。」

「要是我随随便便就答应了岂不是显得我很好对付。」说着少女的手已经搭在他的肩上了。

「本来你就特别好哄。」

…真是火大。

「诶?」少女感觉双腿被抓住,然后视野抬高到令她有些不安的不太习惯的高度。还没等她明白发生了什么,她感觉视野一阵晃动,附近的景色就开始后退。吓得少女用双臂抱紧了他的脖子。

「呀――!」少女的悲鸣回荡在林间小路上,随之传来的还有一名男子阴谋得逞般的笑声。

想到这里少女摇了摇头,一个男子背着少女疾奔的形象从她的眼前渐渐淡去。

果然那家伙非常叫人讨厌。下次见面还是想办法打他一顿吧。但是少女又想到以后应该再没机会见面了,暗自有些失落。


海风吹拂,风中有一股大海特有的咸味。明明不是第一次来到海滨,但少女还是感到有些新鲜。现在天气不算放晴,天空和海面都显得灰突突的,一点也不好看。

少女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,看着远处小孩在玩耍,想起他在网络上邀请她看海的事情。

「明天我去看海,你去不去?」

「不去。」

「真不去?」

「不去。我对看海没有兴趣。」

「你以前见过海吗?」

「没有。」

「那你为什么不来?」

鬼知道你还要怎么欺负我,我才不上当呢。自从去过森林公园之后少女对他戒心大增。

「我看你其实是不敢吧。」

「啊?我不敢什么。」

「你该不会不会游泳,所以不敢下水吧。」

「你才不会游泳呢,我会游泳!」

「空口无凭。你不来谁知道呀。」

「哼,来就来。」

等到约好的那一天到来,两人还没接近沙滩,少女就哒哒地跑到远处,发出「哇――」的感叹,又哒哒地跑回来,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,少女又绷起了脸。

「你怎么不嘲讽我了。」

「我又不是每次都要嘲笑你。」他露出玩味的笑容。「难道你喜欢被我欺负吗?」

「谁喜欢被你欺负了!我又不是抖M!」

「我看你挺享受的。」

「我才没有。」

「你就有。」

「就没有。」

……

玩闹了一会,两个人坐在台阶上休息。

「我还以为你会游泳呢。」

「我怎么不会了!刚才不还游得好好的!」少女现在穿着点缀着粉色的白色泳装,大量的褶皱装饰出轻飘飘的感觉。

「把外衣披上吧,别着凉了。你怎么连照顾自己都不会。」

「哼。不用你说我也知道。」说着,少女朝他伸手,想接过他手里的外衣,自己穿。

但是他没有理会少女伸出的手,而是亲自替她披上了外衣。

「说谢谢我。」

「我自己会穿。」少女不服气地说道。

他没有说话,一直笑眯眯地盯着她。

「……谢谢你。」

「声音太小了听不见。」

「谢、谢、你!」说完少女又觉得自己声音太大了,一定被其他人听见了,于是用手盖在脸上遮住自己的表情。但是没法遮住的渐渐变红的耳朵还是能体现出少女心底的羞耻。

少女眨了眨眼睛,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呼出。阳光、热闹的人群都不过是幻觉,眼前的沙滩完全是一副秋季萧瑟的景象。一只小螃蟹在沙滩上留下了一行足迹,海浪涌上来,沙滩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。

「……回去吧。航班时间也快到了。」


机场,这里应该是自己在这个城市所见的最后一个地点。想到自己来时第一个来到到地方也是这里,少女觉得有些莫名的仪式感。

少女在机场外面散步,她不着急,想在外面再待一会再进去办理登机手续。

今天一整天天上都是灰蒙蒙的,应该不是一个适合飞机起飞的天气。少女打开手机,在联系人里翻到涟潼的头像,想要点进去,犹豫了一会又放弃了。当时说走就走,他会不会怨我?现在和当时都是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犹豫着就错过了。结果现在愈发地不敢告诉他,她昨天又来到了这座城市,更不敢告诉他,她今天就又要走了。

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,我答应过爸爸了。少女说服自己。但是越是接近最后,她就越是想起那个男人的脸。

他以后会不会忘记我?然后找到一个其他的女子共度一生?他会不会怨恨我?恨我毫无征兆的离去。仔细想想,我好像对他一点也不了解。所以,他在哪里,做什么呢?

「咩要。」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少女愣了愣神。随即她转过身子,看到一个男人正对她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「涟潼。你怎么来这了。」少女的反应比她自己想象得冷淡得多。

「我来找你。」

「……你怎么找到我的?」

涟潼没有回话,只是走到少女面前,抓住了她的双手。

少女觉得手腕被捏得生疼,不禁皱眉,「你干嘛。」

但是不等她说完,涟潼就恶狠狠地吻了上去,堵住了她的嘴。随着一声小小的悲鸣,少女就安静下来,手臂完全放松了力道,似乎忘记了反抗。他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吮吸着,过了一会才松开。他又觉得不满足,用舌头撬开她的嘴,贪婪地舔舐她的舌尖,粗暴又肆无忌惮地搜刮她的口腔。

良久,少女突然开始拼命地挣扎,他才恋恋不舍地松了嘴。

少女大喘粗气,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。「你为什么突然亲我!」

「因为我喜欢你。」

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少女觉得非常不适应,气势又弱了下来。

「嗯…」

「这样我以后就能天天欺负你了。」

「你!!」

还没等少女发作,涟潼把她抱在怀里。

「这一次,我不会让你再逃走了。」

Fin.